兄弟公司对簿公堂 上海社保资金清收余震

https://www.cnpension.net    2017-05-19 16:46    中国养老金网



1月30日,中泰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泰信托”)诉杭州华溥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杭州华溥”)欠款纠纷案在上海市一中院开审,前者要求后者归还8亿元欠款以及4324万元利息和罚息。
引起关注的是,这8亿元出自上海企业年金发展中心(下称“上海年金中心”)违规投资的社保资金。
1月31日下午,代理该案件的一位律师称,类似的社保诉讼案件在上海近期还有好几起。这笔钱到期的时间是2007年底,如果没有上海社保基金的紧急清收,前述两家有共同股东——中国华闻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华闻控股”)或许不需要对簿公堂。


上海社保紧急清收之后的“后遗症”正逐渐显露。
谁是用款人?


1月31日下午15点,作为中泰信托的代理律师,上海君鼎律师事务所律师祖铁军表示案件正在审理中,不方便接受采访。
不过,一位参与该案件的当事人介绍,双方争议的焦点之一是,“谁是真正的欠债人”。这位当事人介绍,2004年,上海年金中心借用信托的方式,通过中泰信托把社保资金借出。随后这笔资金被转给杭州华溥。但是,由于上海社保案件爆发,并提前清收资金,中泰信托无奈只有“先垫上”,然后向杭州华溥讨债。
但是杭州华溥认为,自己只是这笔钱“名义上的借款人”,真正的用款人另有其人。
争议正源于此。
中泰信托方面的知情人士透露,现在风光无限的杭州凯悦大酒店最早是杭州华溥最主要的资产。但由于当时的宏观环境,以及自有资金有限,杭州华溥无法有效运作整个产业,凯悦大酒店也就成为烂尾楼项目。
在四处寻找资金的当口,现任杭州华溥董事长林秋玉找到了华闻控股,华闻控股由此开始介入凯悦酒店项目。华闻控股同意对该项目注入资金8亿,也就是后来通过中泰信托,从上海年金中心借来,并最终由中泰信托偿还的资金。
这笔资金让华闻控股获得了杭州华溥51%,拥有绝对控股权。但知情人士并未说明,是因为华闻控股方面没有从事酒店项目的专业人才,还是其他考虑,杭州华溥的董事长仍由林秋玉担任。这也为后来中泰信托与杭州华溥对簿公堂伏下了隐忧。
中泰信托方面认为,林秋玉可以改造凯悦大酒店,并在2005年6月18日正式开业,成为杭州当地最高档次的酒店,主要投入资金就是中泰方面注入的信贷资金。
中泰信托由此认为,杭州华溥称资金全部被华闻控股挪走是不实之辞。“当初她四处借钱四处碰壁(华闻控股入主之后项目才能顺利进展),现在地产价格涨了,她觉得让华闻控股拿51%的股权亏了。”该人士认为,现在杭州华溥已经不受到华闻控股的控制,因此中泰才不得不进行诉讼要求追还贷款,这并不是外界想象的关联企业之间的“猫腻”。
同时,该人士也认可了新华闻曾经划走4亿资金的事情,却同时表示,“过了不久,又把那笔钱划了回去。现在他们却避而不谈资金被划回的问题。”
不过,上述表述未获得杭州华溥正面回应。而截至发稿时,中泰信托和杭州华溥都没有将有关资金划转的更细节原因和证据透露给记者。
知情人士表示,杭州华溥的资产还抵押在中泰信托名下,但该公司现在还没有考虑如何处理这些资产,而是希望杭州华溥能尽快归还贷款。“不论如何,所有的合同都证明是杭州华溥借了中泰信托的钱。”同时表示,中泰信托不太会考虑跟杭州华溥进行调解,“会等待(法庭的)宣判。”


清收余震
中泰信托案仅是一个例子。


熟悉上海社保制度的一位人士称,上海社保案件曝光之后,限期清收成为上海社保部门的主要的任务,2006年10月中旬前曾一度成为清收的一个大限。
1月28日,上海市市长韩正在上海市十二届人大五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说,“上海社保违规资金案件正式查处后,上海积极配合中央专案工作组彻底查清问题,并专门成立了市专案工作领导小组和专案组,及时开展社保违规资金追回工作,成立了市社保违规资金处理工作小组。”
巧合的是,该案的一位当事人表示,社保的钱已经于去年9月就由中泰信托归还上海年金中心了。
前述人士称,其中清收违规投资资金主要有三类,一是借给福禧投资的30多亿元本金以及利息;二是通过商业银行的委托贷款,其中对房地产企业的贷款占据一定的比重;三是其他委托理财资金,如目前正在审理的中泰信托一案就是其中一例。
但是,清收并不容易。
很多资金已经沉淀至房产项目,甚至变成股权了,例如福禧投资借的钱已经变成两条高速公路的股权。
1月28日上海市市长韩正称,“上海目前已全部收回社保违规资金。目前已全部收回了社保违规资金37亿元,其中包括社保案本金34.5亿元,应收回利息2.5亿元。”


2007年02月01日 09:55 21世纪经济报道本报记者 徐可强 陈恳



Copyright 中国养老金网-版权所有-隐私保护-所载内容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All Rights Reserved.